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云端(十一)

发布时间:

文?《云(10)》

今晚没有月亮,天空布满星星,森林深处有沉重的脚步。

当他听到声音时,埃托奥把他赶到了森林的边缘。刚出营地,一阵风突然袭来,夹杂着无数碎木碎石,像是一阵密集的子弹,噼里啪啦向四面八方射来,他猝不及防,不得不倒地躲避,几米高的怪物从侧面冲过来,直冲营地。最后,埃托奥终于有了经验,在怪物站稳并把枪对准钥匙之前,他被射中了

怪物的身体颤抖着咆哮着。它转过身来,长着癞蛤蟆丑陋的外表,鳄鱼厚实的下巴,头上顶着旗帜般的弧形龙角,霸王龙!?埃托奥忍不住大喊,赶紧躲在岩石后面,从不出声。霸王龙的背部沾满了鲜血,尽管它的鳞片像铁一样坚硬,但它无法抵抗现代锋利武器的攻击。

霸王龙左顾右盼,重重地嗅着四周。突然,一个低矮的帐篷沙沙作响,霸王龙咆哮着张开它的嘴,就像一座从天而降的小山,直直地撞击着帐篷。帐篷完全倒塌了,无数块布和锯末散落一地,瞬间变成了一丛废墟。与此同时,克瑞克的哀嚎划破夜空-

霸王龙带着血迹斑斑的Curec,摇着尾巴,心满意足地返回密林。

安妮大叫一声,“我是一个不祥的东西,每一个不祥的预感总会变成现实。”

*孪呕盗耍貌兜纳粑拾M邪拢澳鞘鞘裁矗克谀阊矍跋Я恕!

埃托奥沉默了很长时间,看着仍然冒烟的枪口说,“也许我犯了一个错误。曼迪岛不再是过去的那个了。”

海上所有凶猛的人都乱成一团,*赂雍ε铝恕!按蟾纾一挂晕悴换岷ε履亍!

埃托奥愤怒地瞪着他,什么也没说。

高军拿着一个强光手电筒,朝怪物逃跑的方向看去。藤蔓被推到一边,高耸的棕榈树被砸成七弯八弯。“那是什么?”高叫了一声。

埃托奥迈着沉重的步伐,匆匆奔向强光所指的地方。地面上有两个地方发出白光。埃托奥用手指摸了一下,拿起手电筒仔细观察。光是血。他抓起手电筒,向森林深处看去。每隔几英里,就有一道荧光。

埃托奥擦了擦脸上的汗水,从背包里又拿出两支枪,分发给高和*隆"这是一次危险的行动,也是我们最后的机会。"

*孪乱馐兜睾笸肆肆讲剑赝房戳丝吹厣系难兀Ы粞拦兀闷鹆耸智埂

高军手里拿着枪,困惑地看着他从未碰过的武器。埃托奥拿起手枪,教他如何装填弹匣,如何将弹匣装入弹匣箱,如何拉袖子,如何瞄准并扣动扳机。半个小时后,高终于可以熟练地射击了。

埃托奥带领人们沿着霸王龙逃跑的方向前进。

我们面前是一座孤峰,也是岛上唯一的一座山。在山脚下,一个黑洞,闪烁着最后的荧光。埃托奥用他的探针向洞里看了看,并示意他把枪对准那个洞。他捡起一块石头,扔进了洞里。随着石头的咔嗒声,洞又安静了。

埃托奥向*潞透哒惺郑氖持竿淝隽艘桓鲇愎车氖质啤5*旅靼琢耍⌒囊硪淼刈呦蚨纯凇8呔男谋惶崃似鹄矗ㄔ诤砹铮煌5剽疋裰碧UG榭鱿拢词顾懒耍膊桓医础4丝蹋τ诰木车亍H绻挥薪攵茨冢簧砗蟮氖智够髦小KЫ粞拦兀诺*拢孛搅四歉錾疃础

山洞是不透明的,高个子靠着墙向内移动。洞壁是湿的,一定是被苔藓覆盖了。不太远,当它转到正确的角度时,一股热气袭来。一旦你的心很高,自然洞穴就不会有标准的直角弯曲。从洞穴的大而深的规模来看,在几年内建造它们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黑暗中,*碌统恋纳舸矗爸泄耍颐侵皇怯斩媸弊急竿顺觥!

高军明白了埃托奥手势的含义。他贴在墙上,再也不敢往前走了。*略缫淹O吕矗坪踉诳悸撬南乱徊叫卸

黑暗中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,“高军,救救我。”

六、史前巨兽

下山的路上,姚婷清晰悦耳的声音第一次淹没在风雪里的天空。江川的心很乱,眼睛里充满了父亲的影子。如果死后还有灵魂,老人一定会睁着慈爱的眼睛凝视着雪山。

霍尔登站在山脚下,留着眉毛,等待探险队返回营地。经过十多天的磨合,他已经明白铁腕政策对中国探险队来说是行不通的。联系他们的是友谊,而不是纪律。他鄙视这种模式和亚洲玩家。即使前方有一片火海,他的下属仍会勇敢地前进。然而,当务之急是,大主教已经发布了死亡命令,他必须找到白雪覆盖的山脉和岩石。根据可靠的消息来源,该组织遇到了来自强大的未知力量的挑战。如果粗心大意,多年的心血就会白费。霍尔顿叹了口气,知道时代的人是接君,暂时放下铁拳,试试情感的胡萝卜??

黎明时分,詹把所有的队员召集在一起。他的眼睛是红色的,显然他整晚都没有睡觉。当他宣布探险队的下一个任务是爬达拉日峰的南墙时,人群骚动起来。

一个登山队员站起来说:“詹队,你说的是命令。最初这是毫无疑问的。然而,这个命令违背了登山的原则。没有一座山值得我们失去小小的指尖!”

詹如松点头答应了。

“你对达拉日峰不会陌生吧?”

詹队长毫不犹豫地回答道:“达拉日峰位于喜马拉雅山的中部,海拔8172米,位于世界第七高峰珠穆朗玛峰以东300公里处。因为这座山很危险,气候多变,人们被吓倒了,并有“魔鬼峰”的名字。1960年5月13日,阿什林带领瑞士探险队到达了世界十大最高峰中的最后一座。山峰南面的悬崖就像一座金字塔,而金字塔前面是一座延伸的假山峰,叫做“小艾,北墙”,登山者称之为一条不可能的路线,雪崩、闪电是这座山的特征??”

"既然我们都熟悉它,为什么我们都要白白死去呢?"队员们忍不住无视礼节,对队长大喊大叫。

“同意爬山有几个原因。请等我说完。”詹队长提高了声音,临时会场安静了下来。

“首先,登山的风险没有想象的那么大。在过去,危险的主要原因是登山被认为是一种挑战自然和极限的活动。登山运动员尽量减少他们的装备,实际上增加了风险。我们这次爬山的目的是为了寻找。没有挑战。安全绝对是第一位的。霍尔登将使用直升机引进世界上最先进的登山设备,其中一些甚至是美国军方的最高机密。

“第二,登山条件是历史上最好的。我检查了数据。接下来的几天,魔鬼峰的天气状况非常好。我们不必爬到山顶。即使我们到达了虚假的顶峰,我们也能完成任务。

“第三,霍尔登和我们一起爬山。他下定决心,即使我们不去,他也会一个人去。这显示了他的决心。如果我们真的放弃它,它将违反科学研究的原则。”

拉姆压低声音对身边的队员说:“昨晚,我看见霍尔登走进詹的军营,聊了很久。嗯,如果一片树叶和一只毛毛虫成为朋友,整棵树都会遭殃。”

詹儒松霍地站起来,“拉姆,请重复你刚才说的话。”

拉姆也站了起来,他结实的身体像松树一样笔直。"昨晚,我看见霍尔登进入了你的兵营."

会上引起了一阵骚动。

船长点点头,欣然承认了这件事。“拉姆是对的。我和霍尔登确实谈了很长时间,但讨论的只是登山。绝对没有幕后交易。对此,每个人都可以放心。经过深思熟虑,我认为登山符合科研团队的利益。”

拉姆嘿嘿冷笑,“霍尔顿的科研活动相当奇怪,他不顾成本,不惜生命,竟然只为了找点东西,他是个疯子。请问,上尉,一个学术狂人值得为之战斗吗?”

“值得。他正在寻找的东西值得为之奋斗。”船长犹豫了一下,小心翼翼地说道,“昨天他说了很多,为了表示他的诚意,他还介绍了这个东西的功能。起初,我不相信。后来,他又用他的设备演示了一遍,这让我信服了。对不起,我已经答应他,我需要暂时保守秘密,所以每个人都必须忍受几天。我可以以我的名誉发誓,这对人类有好处,关系到每个人的未来。如果我们真的找到它,也许人类可以获得传说中的未来。”

詹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。他说的话可以像支票一样兑现。听完他的话,人群再也不敢质疑了。山风猛烈地吹在场地上,人群一片寂静。

“当然,这趟旅行很危险,我没有权利独自做出如此重大的决定。这样,让我们考虑一下。让我们举手表决。”

“不,船长,我们相信你。”渐康第一个举手。

"我不想为了个人利益而牺牲自己的生命。"拉姆不冷不热地反对。

投票结果是11票对11票,1票弃权,探险队仍无法做出最终决定。姚婷轻声说,“还有一个团队成员分享我们的快乐和悲伤。他也应该有投票权吗?”

这提醒每个人,江川今天不正常,老老实实呆在帐篷里。詹如松点点头。“姚婷是对的。找到他。”

江川的眼睛布满血丝。姚婷怀疑地问道,“你后悔吗?还有时间后悔。如果你投反对票,我们可以回家。你知道吗?你在决定每个人的未来。”

听了姚婷对这件事的介绍后,江川情绪高涨,问她:“你的选择是什么?”

“这与你无关。为了防止你盲目跟随,我不会先告诉你。”姚婷开玩笑地眨着眼睛,“你想和我一起去吗?”

江川惭愧地笑了笑,“这次你错了。我有自己的选择。”

姚婷上下打量着他,语气中带着失望。“不错,你似乎变了。”

江川环视了一下房间。"我选择爬山,然后爬到山顶。"

拉姆的脸色变得苍白,“你没有资格爬山,但是让我们去死吧。我的佛是仁慈的,姚婷,你已经自杀了。”

姚婷撇着嘴。“我是怎么自杀的?我有理由弃权。毕竟,双方都是有道理的。”

“为什么我不合格?”江川的眉毛几乎竖起来了。“船长,我想爬山。”

詹如松用手示意,“虽然我同意登山探险,但我的良心总是受到谴责。与探险无关的人最好避开它。强风没有给任何人带来生命。珍惜它。”说完,他转身离开了。

江川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暖暖的。他追了上去。“你不必受到良心的谴责。当我爬山时,我可以证明你的选择是正确的。”

詹如松凄凉的背影给了他一顿。他转过身来说,“你知道什么?”

“我知道霍尔登要找的东西真的很重要。我父亲蒋哲因此失去了生命。”

“蒋哲?你父亲是蒋哲吗?”詹非常惊讶。姜哲的名字在登山领域很有名。许多登山队都配备了他开发的便携式生命探测器。

江川的眼睛又红又涩。“那是他的父亲。”

“你父亲是个好人,我们有知识。唉,在这个世界上,总有不可预见的情况。”詹如松叹了口气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事?他死于谋杀。”江川气愤地说。

詹非常惊讶。“不可能。他*易*人。他怎么会有这样的仇恨?”

“起初,我也不相信,但越来越多的事实证实了这种猜测。”

“我明白了,你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莫斯塔尔,是为了寻找证据吗?对不起,我对你有偏见。我以为你是个花花公子,爬山只是为了取悦姚婷。”詹用一只手表示歉意。

江川的脸发烧了。他最初是来姚婷的。偶然地,他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忠诚的人。“姚婷是我的朋友。我正要登上魔鬼峰,她提到你也要来尼泊尔,所以我就搭便车了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那么,究竟是什么让你付出生命的代价?”

“我不知道。然而,在事故发生之前,我父亲的行为并不正常。他不仅研究了魔鬼峰,还组织人们去爬山。从他留下的信息来看,魔鬼峰确实有些可疑。”

詹明白了,“霍尔登也像疯了一样爬上了山。他们在寻找同样的东西吗?”

江川点点头,“所以霍尔顿没有骗你。山顶上肯定有什么东西是我父亲愿意用生命来换取的。”

“蒋哲博士很有同情心。他想要的绝对是有益的。霍尔登所说的似乎与这个结论一致。对不起,但是我暂时不能说。好吧,不是为了霍尔登,甚至是为了蒋哲,我会去看看我是否已经献出了我的生命。”

“所以,我必须更加努力。你必须带我去。”江川坚定地说道。

云(12)

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