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梦的思绪

发布时间:

  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 梦虚渺零碎,醒来一片模糊混乱,可还是想忆起。   感到微微地如履薄冰,有暗示……或者在抱怨什么?预兆着什么?可知道,世上什么都能试,除了自杀,还有爱一个人。 爱过而不能相守的人,对于彼此,就好像死了一样啊!明澈如池水清见底了,才会有心如刀铰,病入膏肓。在绝望的等待中黯淡清瘦下去。天一直阴沉沉的,阴霾的空气中积郁了越来越浓的寂寞。身体也失去了往日的艳丽渐渐枯萎,情和感也随之而干涸。许多不正常的气息很幽暗地在黄昏时分飘拂,如一只手从孤独那边冷飕飕地抓过来,与不安与惶恐结伴纷至沓来。看着镜中目光空洞得像一口枯井样的自己,活灵活现着一阙“葬花吟”“叹梦咏”。   偶尔,一个人静下来面对往事的时候,回忆成为不可避免的程序,执着地展开,纤手把往事一片片抚摸、折叠、收藏,甚至深埋。回望那些曾经,让人着迷的风景,又随梦渐渐远逝,却总是看不清到底是谁在扮演悲伤的角色。 爱情与生命,难道真的是一种古典,一如昙花,绝无再现的可能?! 许多的岁月,扮演的只是过往的行人,一个路人,一个过客。过去种种犹如隔岸的风景,倒影在水中。一场场轰轰烈烈死去活来的爱情,曾经履载在生命中温暖着的那些爱情,在无奈的背景后一一隐去。就像事后的主人,落在空荡荡的场景里,连影子也透着冰凉。就像一个苦行僧,总是在路上,在路上是一种等待,等待爱;在路上也是一种无奈,漫无边际的飘流,飘流…… 在这庞大钢筋森林之中,被繁华的尘埃包裹。可没有任何人真正能感到你的存在。因为,这是城市,陌生的脸孔拼成最热闹的荒原。只能独咽几百个日日夜夜与几十*米的凄凉。没有什么能沟通这堵塞与干涸的情感之河。自己像狱在瓶中的魔鬼,因了漫长的等待已经对将把自己放出来的人开始怨恨。 黑夜的幽灵,梦中的天使,悠闲于冥囚里太久,太久…… 蓦然,将爱情一段段在面前展开,一层层涂在身上时,却失却了最初设定的程序。就像一张储满信息的磁盘被洗得干干净净,倏忽,拷贝上了另一些违背意愿的陌生与勉强。爱情就像是一条长长的河,在源头浏览到的是开满鲜花的河面,却忽略了那鲜花下汹涌的暗流。   一切都成过去的时候,回望才发现那只不过是一道易碎的风景,溟?景色不清的样子。可以刻意地追求,享受,沉迷,却刻意不了的是结局终究会泄漏无情的细节。就算把这道风景望成沧海遗珠,也抹不去短暂甜蜜后那一片冷雨和冰凉。   使人受不了,就像一颗在轨道上运转的恒星,突然被撞了出来,燃烧着自焚着冲向大气层。 原来,冥想中的爱情是梦,是一个久远而不醒的梦,幽梦。   似乎经历过这场劫难的人,能坦然走出万花筒样的深谷。祈求爱能永久,却海誓山盟只不过是临时用来盛放苍白承诺的盒子。梦匣子,一旦跌碎了,这种情之痛又岂止是游戏者能感受到的?世上的爱是那样的弥足珍贵。爱情的丛林中,如果初芽只倾听落叶的声音,岁月中凝铸的无数个同心圆又如何能葱茏呢?开起来是诱惑、机会、剌激,落下去的没有人知道,也没有人能答复。 也许就像这个庞大轮盘赌似的城市,一切都是起点,一切却是终结,永无尽头,永无休止。 南屏晚钟,幽梦匆匆,它仿佛飘呀飘飘在心坎中……



友情链接: